©是食粮但是不可以吃 | Powered by LOFTER

人吧,一到了半夜还没写完作业的时候就容易想很多。

然后也不是说失落吧。

昨天的时候被亲妈提醒了昨天是旧历生日今天是阳历生日,然后她说如果我想的话两天都可以过。所以从中国传统意义上来说我昨天就已经19岁啦~

以前每年旧历的生日外婆都会给我买果冻,就连去年高三的时候没有见到她,她都让亲戚帮我带到住的地方去了。

可是仔细想想也没什么吧,就是见不到面了而已。打电话也好,视频也好,想要联络的话方法多的是。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起去年还是前年有一次久违地回家,突然发现她的头上已经没剩几根黑头发了。味觉也已经很迟钝了,做饭早就尝不出菜的味道是咸是淡。自从知道得了肺癌以后,干脆就没让她再做饭了。久违地给她过生日,她就握着我的手,一直重复地说着她经常说的那些话,想要我过得开心,要我好好读书,要我保护好自己,说把我从一点点大带到现在这么大了,一边说一边哭。她以前大概不是这样的吧,以前她还会教训小时候不愿意吃饭的我,当时的我很委屈,觉得她特别凶。

可是好像也没过多久,她变了好多,我也变了好多。

可是我什么也做不了呀,我只能一直看着她,一直点头。

高三上期没多久,她的病被检查出来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可能是当时反应太迟钝了吧,或者完全心理上无法接受,所以没有缓过来。只是想到妈妈跟我说其实外婆这么几十年一直想去三峡,可是她自己晕车,家里人都忙又没法陪她,她就从不跟我们提。

从初中开始住校,高中虽然走读却也没办法回家。六年来真正见面的次数大概也就几百次,每次除了吃饭也没做什么其他的时期,所以呆的时间平均大概也就一个半小时,那么算下来六年两千一百九十天,真的在一起的时间大概只有一个半月的样子。

可是人总要经历这样的事情的不是吗?

我只是觉得有点感慨啊。

可能以后,也没有几次她能给我送果冻的生日了吧。

评论

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