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食粮但是不可以吃 | Powered by LOFTER

人生には、三つ坂があるんですって。上(のぼ)リ坂、下(くだ)リ坂、まさか。

我很喜欢《四重奏》里这句台词,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发生之后想到的第一句话就是它。

这句话大致意思是,人生有三道坡(saka),上坡,下坡,跟没想到(masaka)。

其实也没有那么多没想到吧,凡事果然都是有征兆的。

在确定以前我不敢跟任何人直接交流这件事,我怕我还没说就会哭出来。早上起来的时候想到这种可能就一边哭一边在床上收东西,还好当时寝室里大家都没起来。应该没有人发现我哭过吧,大家走的时候都还是很开心的样子。

但是我也确实没想到我会从澳门机场一路哭到双流机场。我不想一直哭,但是真的忍不住。我不敢睡,因为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全都是你的样子。但是说不定睡了更好,睡一觉起来也许都是一场梦。我只是庄周梦里的蝴蝶,而非庄周。我在梦中变成了他,无论人生有多么艰辛,我最终仍然只是一只无忧无虑的蝴蝶,梦醒之后只需要扑扇一下翅膀就可以忘却前尘。

人类会屹立于万生之顶,一定是因为人类比其他生物都要活得复杂而痛苦吧。

稍微觉得有点不对的是不久前大人们在微信群里一句不经意的身体状况问后,让我突然反思婆婆的身体问题是不是又严重了。随后不久就是昨天半夜舅妈一条没有指名的朋友圈,大意能看出来有人去世了,我突然一下就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早上起来的时候发现妈妈的头像换成了和外婆的头像……但是我一直,一直都不敢确定我的猜想是不是真的,一直到看到妈妈朋友圈评论底下的一条回复,她说“妈妈走得很安详”。

就在你走的前一天妈妈问我是不是不想回来。我不知道为什么有种说不出的感觉。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是不想回来了,我不敢回来啊。

回来就必须面对事实了不是吗?

我果然不应该化妆的,反正化了妆也会哭花。不敢照镜子,真怕看见自己的样子跟鬼一样。
尽管我已经知道了婆婆不在了,但是还是没有人正面通知我。这让我想到了初中的时候,我亲手抱回来的那只狗狗不在了,直到周末回家看到家里另一条小狗我才隐约觉察到什么一样。我不气妈妈不在第一时间告诉我,我知道她可能是不想影响我考试的心情。可是我真的已经长大了很多了。我不笨,你们要瞒我也至少朋友圈屏蔽一下我吧。

狗和人不一样。狗的寿命很短,狗不在了还可以养其他的狗来填补空缺,但是人不在了就什么都没了。空掉的那一块补救不了,就只能随着时间腐化了吧。

我们老家管姥姥姥爷叫外公外婆,但是我喜欢叫爷爷婆婆。我一直隐约在想可能是因为父母离婚的原因,爷爷奶奶久居重庆,活了19年见到的次数屈指可数。我从小跟外公外婆一起长大,只有他们是真的一直一直在我身边。所以这样称呼的话好像一下子就得到了双倍的爱一样,当然事实是我得到的爱一点都不比其他小朋友少。相反我觉得我从小到大活得比其他孩子幸福很多。没有什么约束,没有什么强迫,也没有什么大的困难。家境一般般,长相还过得去,成绩也不怎么需要担心。用比较级来形容我应该已经better than most of the children near by了。

从初中开始住校,每周只能回一次家,高三的时候甚至一学期基本上很难回家一次,见面的次数寥寥无几。慢慢地婆婆总是会拉着我不厌其烦地讲很多事情,说我生下来只有一点点大,被她带到这么大了;说我一直都很乖,小时候打针吃药也不闹,从来都不调皮;还说我比很多孩子都听话很多……

我喜欢听她讲这些事情,哪怕是早就对她接下来要说的话烂熟于心了我也会很认真地听。但是无论她怎么夸我,我都知道我其实一点都不好。我是一个坏孩子,我很自私,很多时候只会考虑我自己的事情。我从小到大都任性地做了很多事情,我总是要他们来迁就我。可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我还不想长大,愿意迁就我的人已经离开我了。

我真的好难过,也真的好想你啊。

五一的时候本来因为太忙不想回家,但是你打了那通电话。你说“也对呀,就回来三天确实太累了。本来很想你,但是太忙了还是算了吧”。你都这么说了我能不回来嘛。但是还好回来了,我真的真的没有想到那就是最后一面了。

前不久电影剧组聚餐的时候突然想到忘了给你打电话。后来结课了就开始忙期末考试,忙着忙着就忘了,每次想起来的时候你大概都已经睡觉了。然后我又想,没关系的吧,反正我马上就要回去了呀。回去以后,就可以一起做很多很多事情了。

之前的杏仁酥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所以本来还想着在走之前要买点其他东西带回去给你吃;本来想考完试我就回来,这样能尽量多陪你一段时间;这个暑假我都跟你住在一起,不做其他的事情,哪怕跟你多聊聊天也行。我还想过要给你买一个按摩椅,想要暑假里和你一起去旅游,因为妈妈说你一直都很想去三峡。

但是现在这些想法全都失去意义了。人生哪有那么多尽如人愿,可是为什么哪怕是几十个小时的时间都不能留给我呢。明明我马上就回来了,但是却连你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然后呢,然后以后也再也见不到了。

仔细回想一下,我上一次哭得这么惨好像还是初中成外直升考试成绩公布的时候。

但是15岁的我比19岁的我幸福多了,有好多人第一时间安慰我啊。虽然难过的感觉是不会消失的,但是或多或少都觉得好像稍微被救赎了一点了。

因为制度和习惯问题,也可能是因为心境变了,高中的人际关系和初中好像有些不一样,大学更是相去甚远。渐渐习惯了一个人的感觉。我不知道我身边的人到底是“朋友”还是“熟人”,但是哪怕是一个人的时候我也不觉得自己孤独,我有很多很多事情要做。一个人更自由,没人知道你什么时候脆弱,所以只要做自己就好了。

如果孤独的定义只是一个人的话,那就意味着这个人活得非常空虚吧。

但是现在,我只是在想澳门机场可以说是非常小了,来来往往的陌生人群像是拥挤不堪的鱼缸里四处流窜的一尾尾金鱼。还好这些人里没有谁知道我为什么哭,说不定会有人觉得我失恋了吧,哈哈哈哈。

考试和人生果然还是不一样的。直升考试考砸了还有中考,不能待在成外还有树德宁夏。就算高考都失败了,也总有其它办法补救。

但是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但是人生没有重来的机会了。

所以我最讨厌“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句话了。它不但是落寞者的自欺欺人,是幸运者的施舍怜悯,更是旁观者的自以为是。一切都不会好起来的,发生过的事情无法改变,人死了也不会复活,事实就是无论我一个人在机场哭成什么样,她再也不会安慰我了。今年生日的时候还感慨什么“可能没有几个她给我买果冻的生日了”,这种想法太自大了,明明以后都不会有了。

我不想当一个普通人,毕竟人生只有一次,我想要过得随心所欲。我不想每次都拿“大家都是这样的”来欺骗自己。

但是我果然还是只能是个普通人吧,我不能成为任何人的力量,我甚至不能成为我自己的力量。

飞机还有不到一个小时就要降落了,到了以后我要怎么面对妈妈呢?直接哭着告诉她其实我已经知道了,还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等着她正式通知我?好怕一下飞机,她就会带我直接去灵堂啊。

我希望飞机不要停,就这样把我带走好了。

PM1:52
2017.06.02

评论

自娱自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