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食粮但是不可以吃 | Powered by LOFTER

时光

-
  

ありちね/兄弟向/被弟控大贵哥哥刺激到的产物/梗基本来源于现实

本来只想写弟控视角的,好像不可避免地带上了一点cp感(。・ω・。) 稍微改了一下重发了。

真的是非cp向,吧。

大贵在我心里就是个成熟稳重会考虑很多(但是真的特别弟控)的好哥哥,所以忍不住照着自己的想法写了。

  

现实向/OOC有/时间轴和思维一样混乱/贵知怎么这么可爱呀(*◑З◑)

  

-

  

  
01
   
   
   
“念你的ちねん的时候要用鼻音ん,也太难念了!”
   

“那就叫侑李吧?”

   

场内起伏的呼声和闪烁的灯光中,有冈看着小松鼠亮晶晶的眼睛,忍不住笑出了声。

   

 

 

02
  

    

"希望知念不要长大,一直是这样的可爱的知念就好了!”


时间长了,连他自己也忘了是不是在开玩笑了。
  

那孩子啊……明明以前坐在自己腿上的时候还是又软又小的一团,轻轻一捞就软趴趴的落在了怀里,和他对视的时候的上目线和清澈的眼神,说话的声音软软糯糯,还带着浓厚的奶音,让人和他说话时都忍不住充满宠溺。
  

现在已经越来越有idol的样子了。


不过还是软软小小的。


以前他还拿身高跟自己开过玩笑,说是等到他长超过自己以后就要叫他“小ちゃん”。虽然这个玩笑至今都因为二人的身高差距未能成真,有冈却莫名地记在了心里。那时候他甚至半开玩笑地想过要等这个小家伙长大还真是又难过又开心……但是就现状而言,他好像高估了知念的生长速度。
   
不过长了八年都超不过那就真的一辈子只能当被自己随便欺负的弟弟了吧,啊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随便欺负这一点算他妄想的。
  

用他以前在杂志上的话说,知念的傲和娇总是用得恰到好处,虽然长大以后不那么爱撒娇了也不准别人碰他,可是他却会来摸自己。
  

双标的小恶魔!
  

想到这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点欣慰也有点寂寞。
  

 

 

03
   

   

 

“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在怀里了。”
   

对于小松鼠的疼爱渐渐地几乎成了一种习惯,就算同床共枕的时候从后面轻轻把他抱住他也不会反抗。
     
从这个角度能看到小松鼠略红的小耳朵。
  
脖颈后软绵绵的胎毛湿漉漉的,身上还有有冈熟悉的沐浴露的味道。 

   

明明平时总是一副小恶魔的样子,但是这种害羞的反应也可爱得不了了!!


所以说他是敌不过知念度100分的人嘛!!


贴近了蹭蹭的后果是被弟弟踹了一脚。
  

但是弟弟的小屁屁还是和以前摸到的一样软啊。


大贵哥哥心满意足地偷偷收紧了搂在弟弟腰上的手,在心里嘿嘿嘿地笑得不能再开心。
   
 

   

04
 

 

  

“只有知念可以对我撒娇。”
  

有时候也觉得自己好像太宠他了一点,但是久而久之又觉得因为是他所以一切都那么自然。膝枕也好坐在腿上也好在自己面前哭也好,如果他不再做这样的事情,自己反而会觉得不适应也说不定。

  

不过这样说明,自己被他依赖着吧。

  

……大概。
 

 

  

05

  

 

  

高三的生活总是被测验和课业挤满,好在自己的未来早在和小松鼠同时进入事务所那天起就有所规划。省去了和班主任促膝长谈的时间,也不需要像漫画主人公一样绞尽脑汁地思考自己的梦想。


在大多数同龄人迷茫地在人生的岔路口逡巡徘徊时,能够毫不犹豫地走向自己选择的路。 


这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情吧。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有些空虚。

  

这条路是正确的吗?


这条路他能走多久呢?


用自由、青春、爱情以及不能表露出的喜怒哀乐铸成令人惊羡的光鲜外壳,明明是为普通人带去笑容的职业,却无法同普通人一样享有平凡的快乐。
    

  

    
06
   
  

 

高中毕业典礼倒是比想象中还长。


和小松鼠短暂的同校生活在离别的歌声中就此结束,他的人生也终于又迈过一个阶段。


以前被笑说自己总是毫无违和地混进高一队伍的时候还会有些生气,但现在看着为自己庆祝毕业的子豚兔子松鼠,他突然觉得自己真的是高一就好了。


套在宽大校服里的小松鼠又瘦又小。小松鼠像是没有睡好,揉揉眼睛迷迷糊糊地抬头看着有冈。

    

有冈忍不住伸手去戳戳他白白嫩嫩的脸颊,再拍拍他的肩膀。

  

“明明是我的东西呢。”有冈突然说。 


知念愣了一下,反应过来觉得他说的应该是自己身上的校服。


“既然已经穿在我身上了,那就是我的东西。”他做了一个鬼脸。


啊~啊~真的太可爱了~完全就跟小动物一样嘛~


有冈笑着揉了揉他的小脑袋。 


“还有这个。”他指了指小家伙的胸口,“女孩子们都找我要,我想了想还是给你最好啦。”


是他衬衫上的第二颗纽扣。


最贴近心脏的位置啊,他暧昧地想。

  

“你这样很容易招人误会的好吗?!”知念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这种东西怎么说也应该留给可爱的女孩子嘛。”
   
  
“因为是知念所以没关系。”


而且我想来想去还是觉得我家弟弟比较可爱。
  

大贵哥哥说着准备对弟弟进行又一次偷袭,这次换来的依然是爱的回击。
  

他忍不住一边揉着自己被弟弟的手肘痛击的腰部一边默默抹泪,明明我家弟弟以前还是喜欢坐在我腿上撒娇的软萌宝宝呢,现在怎么越长大越傲娇了呀。


不过总觉得有一种微妙的满足感。
   
   

 

07
     
     
      

闲暇的时候有冈偶尔会一个人缩在沙发上,漫无目的地翻找。换台到Arashi的节目时鬼使神差般停了下来。


一丝不苟高度敬业的工作态度,永远淡定而从容,强大而自信。 

    
真的是十分优秀又令人尊敬的前辈啊。

  
又回想起和二宫君相处的时候,他突然觉得自己越来越理解小松鼠的心情了。


他们身上有很多很多现在的JUMP还无法拥有的东西,但那也是JUMP的目标。名为经验,又称挫折。


但现在的JUMP还不成熟,现在的JUMP需要做的还有很多很多。

 

 

    

08

    
 

  

老实说这条路并不好走,不但弯弯曲曲,而且遍地的坎坷。前几年他们都走得胆战心惊,所以直到资源确实地多了起来,团番正式开播,关注度真真切切地提高时,他都觉得难以置信。  

   
选择这条路真的太好了。


能和JUMP一起走到今天真的太好了。


 

09

  

 

  
“我看着他八年了所以我知道。”


其实远远不止八年,从同一天进事务所到现在已经整整十二年的时光。
  

即使是工作时间,有冈有时候也会隔着子豚偷偷牵住小松鼠的手,在激动和紧张交杂的心情中感受他的温度。不知道是不是体温较高的原因,小家伙总是很怕热。但不论他手心出了多少汗,他总会回握住自己的手。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只手从柔柔嫩嫩长到骨节分明,自己也变得越来越不愿意放开。
    
但不论距离有多近,他一直觉得时间像是无法跨越的鸿沟,而他们则被鸿沟相隔,在相互鼓励中共同前进。


不过更多的时候,他只能在沟壑另一边默默看他长大。
   
   
    

10

    
  

  

“喜欢有冈的地方:偶尔会亲我的脸颊。

“希望有冈改正的地方:不要在人前亲我的脸颊。” 

  

24h的节目结束时已经是夏的尾声,蝉鸣声和人群中嘈杂的交谈声交织在一起,小松鼠拉着他一起去放了烟花。


不知怎么忽然想起了con上那段关于称谓的对话。
   

远离人群的黑暗更显寂静,小松鼠点燃了导火索,转身叫了一声“大贵”准备拉有冈的袖子,却先一步被他握住了手。
    

“侑李。”
  

落在脸颊上的吻温温热热的,好像还带着一点太阳的味道。

   

 
小松鼠有些恍惚地抬头,只看见有冈被烟火照亮的脸上暖暖的笑意。
   
   
   
   

   

END。

   

评论(6)
热度(64)

自娱自乐。